为风口浪尖的联想说几句话:美帝良心的标签不撕也罢

昨夜今晨,有网友爆料称联想疑似“断供”华为办公电脑、服务器等产品。有报道称,华为内部人士表示,之前公司基本全都用的联想电脑,但现在内部设备采购页面,联想设备已全部下线。[1]

此事陆续产生了以下几种不同说法:

凤凰网科技称,联想公关表示“这些部门都没有过这些决定和操作,联想也不在华为供应商名单当中”[2]。

《21 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接近华为内部的人士”称,华为内部全部是云终端,早就不用PC了。报道另引述知情人士评论称,即便华为内部采购平台下线了联想设备,暂且不管具体原因是什么,这与联想断供华为,也完全是两个概念。[3]

今天,联想正式回应称“目前向华为供货正常”,同时“华为是联想 PC 和服务的重要客户”。所以,华为到底有多大比重依赖 PC、服务器整机采购,以及联想占据多大比重,似乎成了一个“罗生门”。

不论如何,联想回应称,将持续向华为销售产品和服务,前提是“在严格遵守联想业务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及合规条例的基础上”。[4]

另有消息称,最早发布“断供”消息的部分网民已经撤回说法并道歉。[5][6]

现阶段即便“断供”为真,仍可理解

从网络流出的消息截图来看,被指“断供”的还包括希捷的硬盘。也就是说,既然电脑部件都不能供应,包含了这些部件的整机,自然也谈不上在“合规”前提下继续供应。

前述《21 世纪经济报道》采访中,“接近华为内部的人士”有这么一种说法:

“并且美国限制华为的都是高精尖的器件采购,并非 PC 这种东西,美国是要华为的业务无法开展,可不是没法办公。”

然而,根据宁南山的分析[7],情况并非如此。

他认为,在华为体系里面占比非常小的产品会受到很大影响,最为典型的是华为的笔记本电脑。华为笔记本 2018 年销量猛增 400%,甚至有望超越联想,成为全球笔记本电脑的主要供应商之一。

“但是目前笔记本电脑的英特尔 CPU,华为暂时找不到替代品,同样的还有 Windows,不过华为完全可以销售不带 Windows 的电脑,由消费者自行安装。不过不管怎样,由于英特尔 CPU 的不可替代性,因此华为笔记本电脑业务不可避免的会受到很大影响。”

有鉴于此,联想是不可能在去除英特尔、AMD 等 CPU 和 Windows 操作系统等关键部件的前提下,向华为“合规”的继续供应设备的。现阶段“断供”的传闻,哪怕被证实了,我们也不应该奇怪。

同样是电脑整机业务受到影响,对华为是丧失了一个本有前途的发展分支,对联想则可能是灭顶之灾。所以,当今的联想万一被“极限施压”,也绝无“枪口抬高一寸”的可能和底气。

未来,随着 Windows 10 在 ARM 处理器移植成功,联想通过发展 ARM 架构机型,既为华为等受影响的厂商恢复供应,也为自己辟出一条生路,也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件。(届时如封锁持续,“华为”们可能得买空白机器,然后去“自行安装” Windows 10 for ARM。)

但这可能要等很久——联想并没有为这种极端情况的发生做好准备,全中国、全世界也不可能有几家企业做这样的准备,而华为是特例中的特例。

应该责怪的,是苛刻的规矩制定者

没有核心技术的公司,被怀疑和被针对的时候,更容易直接失去活路,保命的求生欲也更强烈。非得如某些网民的消极说法,说成是“投名状”也可以,但本质上还是为了能活下去继续做生意。

不按人家规矩走就得死,拖拖拉拉的引发人家怀疑也是死,一直在中国自称“民族企业”的联想,其表述不可能不被美国方面所知,恐怕它只有打算彻底放弃美国业务的时候,才会以拖延战术表明所谓“贰心”。

华为自身,也跟欧盟说了可以签署“无间谍协议”[8],和联想执行美国规定一样,也是一种要证明自己合规的强烈意愿。

技术在人家手里,规矩是人家定的。区别只是,欧盟的规矩只是要求你不要损害欧盟利益,可没说强迫你损害他人 / 他国利益,以证明你对欧盟的忠诚。只是欧盟的规矩没有美国的这么霸道而已。

举个并不存在的例子,如果欧盟命令华为必须停止向海康威视供应芯片,华为是遵守还是不遵守?但欧盟做不出这样的规定,美国却可以。

要责怪,应该责怪美国的规矩霸道,不能怪想在美国活下去的企业。

当美国逼迫联想承认“我就是美国的”

联想是不是一家“中国公司”?这是个更大的问题。

如果实质上看,联想的中国区是一家中国公司,美国区是一家美国公司,日本区是一家日本公司,那么中国人能不能接受?

在网上流传的一份《关于停止使用和购买美货的紧急通知》[9]中,提到了“不得进入肯德基、麦当劳消费”。

实际上,麦当劳在中国的餐厅已于 2017 年被中信收购,并有了一个“金拱门”的土气称呼[10]。肯德基、必胜客母公司百胜餐饮也已经分拆中国业务,百胜中国也获得蚂蚁金服等注资。[11]

就算你连 1% 的外资也不能忍,那抵制国内麦当劳也是没有道理的,只不过是抵制中信旗下的连锁餐厅而已。

我们更容易看到的是在之前数次“抵制日货”的风潮中,味千拉面、7-eleven、全家等商铺需要挂出声明,说控股实体是中国公司,只是借用了外国的品牌。

既然中国人可以逼迫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分支承认“我真是中国的”,那么美国人逼迫跨国公司在美国的分支承认“我真是美国的”,不是一模一样的操作吗?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呢?

联想是一家高度本地化、国际化的跨国公司

那么,美国的规矩改变了,联想就一定要跟随美国的规矩起舞吗?确实如此,联想在每个国家、地区都是如此。

联想在中国区业务被认为大头来自政府采购。但联想在美国同样要参与美国的政府采购。2006 年,刚刚吞下 IBM 个人电脑业务的联想,继承 IBM 跟美国政府的采购合约本来天经地义,却被美国怀疑威胁国家安全。[12]

当时杨元庆说,联想在其他国家,包括欧洲的一些国家,一直向政府部门,甚至像国防部这样的军事部门销售大量的联想产品,但都没有出现类似美国的问题。

杨元庆强调,交易过程符合美国国务院的采购流程要求,同时中标的联想 ThinkCenter 产品也完全符合美国政府对供应商生产地的要求——所有产品在美国本地及墨西哥生产。

杨表示,联想作为上市公司是一家完全市场化的企业,而公司治理、多元化股权结构等方面都具有先进的管理理念。“最关键的是,联想的投资者是全球化的,也包括 IBM 等美国公司。”

如何认真地理解 2006 年的这次争议和杨元庆的这句话,成为现在你为联想这家集团“定性”的关键。

正因为联想的公司架构,采取了在某地就完全遵守当地政策的做法,所以海外业务的独立性强于一般的国内跨国公司,全球范围的高管很多都是外国人。说它仅仅是一家“中国公司”是非常狭隘的说法。

联想中国区方面,对种种国内语境当然是门儿清的,但平级的海外区域就难说了。因为本身扎根在外,联想的海外区高管,无需为他不负责的其他市场着想。行政令来了,照章执行即可。

跨国公司如何作到不得罪所有人

至于说给联想的所有海外分支,都做关于中国的各种禁忌的培训,以至于不出现所谓“老兵感恩”,“武士刀感谢祭”这种问题,是否可行呢?

当然也不是不可以。但首先,也需要搞清楚国内的火力集中于哪些问题上,而不是打地鼠一样,出来一个问题忙着跑去灭火。

如果问题只是改了某几个点就能解决的,那就很简单,但现在舆论对联想的指控,规则不明晰,只是一团模糊的情绪的话,PR 市场部门能做的其实很有限。

在注重跨国分支的文化培训方面,微软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例子。简单说有两点:一是以“普世”都认可的正面意义来树立企业形象,而不是深入到某国特定的文化元素中;二是对全球员工一致实施最严格的禁忌规范,按所有地区中要求最严的那一个来执行。

你可以注意到,微软对不同地区的社会责任宣传都是差不多一样的,鼓励女性、残疾人、小众群体等参与数字生活,融入社会,致力于消除贫困,扶助初创企业等等。

这些,你在中国、美国、日本、甚至沙特说都是一样有效的。这样,它就不必特别强调在某个国家是很特殊的存在,而保持一个尽可能全球一致的面孔。

但说到禁忌方面,全球哪个国家标准最严格,其他国家也要依照这个最严格的标准来做。例如反骚扰规范,目前最严格的是 #metoo 的发源地美国,所以在中国办活动,微软也要员工遵守一样的反骚扰规章——而它隔壁的中国公司,可能是给女员工开 669 黄段子为乐的。

即便如此也会有些许争议出现,例如一些人对另一些人所持的“普世价值”并不以为然。例如,到了 LGBT 的纪念日,全微软员工工牌挂绳一起变成彩虹色。这就可能让中国与美国都存在的保守派反感。但这样的政策总体上有助于微软员工内部的团结,只要权衡之后在全球范围都利大于弊,就还是可以做。

但是,微软在上述跨文化沟通中的突出表现,离不开一个根本前提——它的产品过硬,且受到各国的欢迎和广泛使用,也不怎么可替代。

也有其它一些跨国公司,比如亚马逊、领英、美国在线这些,就没这么幸运,来华总说是“水土不服”。要他们上个中国特色的功能和宣传活动,跟要了命似的,啥都得总部批准。没人想过为什么会这样吗?

所以以前有很多的评论,认为外企来华希望是以合资公司什么的形式,这样决策灵活一点,也能在国内推动合规。问题是,联想正是 100% 这么做的啊。它在国外的政策,甚至可以灵活到国内不知情的程度啊。

联想不仅是美国公司,还是日本公司……它在哪里都是本地化最彻底的公司。非得说他是中国公司,就搞笑了。

我国一直坚持不搞贸易保护主义,要扩大开放。联想是贯彻开放方针最彻底的企业之一,做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它花了巨大的代价才保证在每一个市场都能开展中性的,不受外部形势影响的业务。结果呢?

“美帝良心想”的标签,不撕也罢

很多声音认为,联想最大的问题在于不够真诚——在中国拼命宣传自己是“民族企业”,打“爱国牌”,而它又不能满足大家一般理解中对“民族企业”的定义和期许。

那么,联想干脆就说自己不是大家理解的那种“中国公司”,而是一个国际化程度非常高的跨国公司,可以吗?它真的这么做了,会怎样?

首先,对一个理性、廉洁的政府部门来说,其采购不应夹杂个人情感因素,只需符合招投标公开制定的标准和技术规范即可。在美国部分应对措施已走向危险的“非理性”的时候,坚持按规矩办事就更重要。

联想在采购方面不仅是大的供应商,也参与了此前一部分规则的制定,比如在是否预装国产 Linux 系统方面,向决策者如实反映了厂商面临的各种选择及其可能后果[13]。这让人有理由相信,联想强调自己的国际化身份,不会即刻影响到它在中国的大客户销售及政府采购业务。

其次,对消费者业务而言,联想在中国强调“民族企业”的属性,也是像全球其他市场一样因地制宜的,可以理解的营销手法。

如果“拍马匹不成拍到了马腿上”,当然市场部门需要检讨改进。但如同上文所说,在国内意见本就不够明晰,并未对联想怎样才能撕掉“卖国”标签达成共识的前提下,只能是说多错多。

联想不可能靠国外全都抬价,国内降价,甚至海外业务“断臂求生”来讨好仅仅是中国一个市场的消费者,这是不理性的。

此时,过于听从国内“民意”已经是弊大于利。联想选择打一场“荣誉保卫战”,以官微小编为代表“正面硬刚”,也不是意气用事,而是完全理性的选择。毕竟“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怎样才算是国人心目中的“民族企业”

说到底,中国民众是怎样看待一个对待国内外分支是真正的“一视同仁”,而不是中国就天生高于其它地方的“国产”跨国公司的呢?

如果要问“一个中国出生的人,该怎样建立一家不被认为是中国公司的企业”,答案很可能是“基本不可能”。他获得外国籍,也会被中国人“认祖归宗”;他聘请外籍 CEO 也是“华人之光”;他胆敢公开不承认自己跟中国有关系,就只能是“美帝良心”。

然而,对一个外国出身的品牌,中国人则完全反过来,打死都不想承认它是中国本土企业,哪怕是对已经 100% 中资的金拱门。所以,形势一有风吹草动,部分被“重点针对”的在华投资外企就胆战心惊,也对中国积极开放营商环境构成了负面影响。

以前,总有人调侃若是乔布斯等企业家生于中国,还有没有机会实现今天的成就;也慨叹国内对企业家的限制太多,内卷竞争太惨烈。而这些企业家当中,偶然出现一个做大到可以国际化的例子,却又得顾忌出身地的中国人怎么看待,可以说是“中国乔布斯”、“中国戴尔”们面对的又一个沉重的负担。

按照“出身”“血统”来判断一家公司的属性,本质上是在中国乡村和历史上长期实施的所谓“差序格局”的一种自然延续,跟现今由资本主导的“血缘关系”的改变完全不兼容。

我想,我们如果有多讨厌在小地方,在家乡办事都得“托亲戚走后门”,有多讨厌家里因为是否有亲戚关系而分出个亲疏远近,有多向往大城市的规矩、秩序和给陌生人的安全感,就应该以同样的情感,反对单纯因某公司“出身于中国”就挡住它走向世界的脚步,反对因它被风传为“忘本”“不认穷亲戚”就对它另眼相看。